当前位置:澳门新濠登录网址 > 预防疾病 > 利尿凉血解热法诊疗乙型结石性胆囊炎慢加慢性

利尿凉血解热法诊疗乙型结石性胆囊炎慢加慢性

文章作者:预防疾病 上传时间:2019-10-24

慢加急性肝功能衰竭是在慢性肝病基础上出现 的急性肝功能失代偿, 表现以凝血机制障碍、 黄疸、 肝性脑病、 腹水等为主的一组临床症候群, 在我国乙 型肝炎病毒感染是其主要病因 [1] 。 本病进展迅速、 并 发症多、 病死率高, 已经成为引起慢性肝病患者死亡 的重大疾病之一。 我院中西医结合中心在中西医结合 治疗慢加急性肝衰竭方面不断努力和探索, 基于其 核心病机提出了 “解毒、 凉血、 健脾” 的治疗原则, 即 根据病情发生发展的不同阶段及正邪交争的虚实表 现, 综合运用 “清热解毒、 凉血活血、 健脾化湿” 之 法, 本文就这一治则治法及遣方用药的理论基础进 行初步探析。湿热毒邪是乙型肝炎慢加急性肝功能衰竭发 病的始动因素乙肝病毒感染属于 “疫毒” 为患, 乙型肝炎慢加 急性肝功能衰竭(hepatitis B virus related acute-on- chronic liver failure, HBV ACLF) 归属于中医 “黄疸、 瘟黄” 等范畴, 对其病因病机中医文献多有记载。 张 仲景指出: “瘀热以行, 身必发黄” 。 《素问·玉机真 脏论》云: “湿热相交, 民当病瘅” 。 《丹溪心法》指 出 “疸不用分其五, 同为湿热” 。 说明湿热邪毒与黄 疸病的发生密切相关, 湿热毒邪久羁, 缠绵不解, 是 形成黄疸的基本病因。 笔者通过临床观察发现, 患 者的病情越重, 湿热表现越明显, 出现黄疸持续加 深、 口苦黏腻、 脘痞纳呆, 或有嗳气、 大便溏泄、 小 溲色黄、 舌质红、 苔黄腻、 脉濡滑等症。 在HBV ACLF 疾病的不同阶段, 中医的病因病机也发生着动态的 阶段性变化。 疾病初期, 湿热疫毒阻滞中焦, 熏蒸肝 胆, 肝失疏泄, 胆汁排泄不循常道而浸渍于肌肤致 身目发黄; 中期, 湿热壅滞, 气化失常, 则气滞血瘀水 停; 热毒化火, 火热炽盛, 或内迫心营、 闭阻心包, 或 热迫营血, 瘀阻脉络, 在 “湿热胶结” 的基础上形成 “毒瘀阻络” [2-4] 。 可见, “湿、 热、 瘀、 毒” 相互交错, 互为因果, 贯穿整个疾病之始末。 瘀热相搏是病变发展的关键病理环节 “热毒血瘀” “邪正交争” 之时是慢加急性肝 衰竭病理变化的关键环节, 对病情演变及预后转归 有着重要的影响。 《丹溪心法· 六郁》 中载: “血受湿 热, 久必凝浊” 。 孙思邈《千金要方》中指出: “凡遇 时行热病, 多必内淤发黄” 。 陈平伯《外感温病篇》 曰: “热毒内壅, 络气阻遏” ; 唐容川《血证论》云: “血受热则煎熬成块” , 说明热病日久易致瘀滞。 在 慢加急肝衰竭中, 肝胆热盛、 湿毒壅滞, 形成毒瘀胶 着, 导致肝体肝用俱损 [2] 。 “瘀热” 是肝衰竭病理变化 的关键环节, 邪气盛则疾病进展加重, 变证从生; 邪 气衰则疾病好转向愈。 热和瘀既是病理产物又是新 的致病因素, 瘀热发黄, 病在血分, 瘀热相搏进一步 损伤肝脏功能, 甚至引发一系列并发症危及患者生 命。 在疾病早期阶段多表现为湿热蕴结之证, 随着 病情进展, 病变加重, 则导致 “久病入络” , 表现为 面色黧黑、 肌肤甲错、 身目黄而晦黯、 胁肋部刺痛、 舌质紫暗或有瘀斑、 瘀点等瘀血阻络之证。 由此我们 认为, 湿热内蕴日久不去, 继而导致瘀热互结阻滞肝 络, 是HBV ACLF病情恶化的重要因素, 及早应用凉 血化瘀药物, 是防止病情加重的重要治法。脾运不健是黄疸发生的内在基础黄疸的形成、 演变与脾胃功能密切相关。 《黄帝 内经》认为脾在五行属土, 对应自然界五色中之黄 色、 五气中之湿气、 五季中之长夏、 五方中之中央, 主 运化水湿。 《诸病源候论·急黄候》中认为急黄的病 机为 “脾胃有热, 谷气郁蒸, 因为热毒所加” ; 《诸病 源候论》 中指出: “发汗不解, 温毒气瘀结在胃, 小便 为之不利, 故变成黄, 身如橘色” ; 《临证指南医案》 中曰 “阳黄治在胃, 阴黄治在脾” ; 《伤寒论》 中指出: “湿家之为病, 一身尽痛, 发热, 身色如似熏黄” 。 因 此, 张仲景据此得出了 “然黄家所得, 从湿得之” 之 理论, 将脾胃功能与黄疸联系起来, 指出黄疸系湿邪 为患。 脾胃为燥土, 湿邪困阻中焦损伤脾胃则导致升 降失常, 肝胆疏泄不利, 胆汁不循常道泛溢于肌肤发 为黄疸, 故称为 “脾色必黄” 。 脾主运化, 输布水谷精 微, 脾胃功能虚弱, 必然导致水湿内停, 脾胃困阻亦 甚, 故出现呕吐、 腹胀、 食欲不振、 痞满、 便溏、 倦怠 乏力等症状, 湿邪困脾胃不解, 进而导致肝脾不和, 症见口苦、胁痛等。 疾病晚期, 患者邪气衰而正气 虚, 治疗当以健运脾胃扶助正气为主, 辅以他法祛除 余邪。 因此, 疾病早中期当以攻邪为主, 疾病晚期当 以扶正补虚为主。 此外, 脾胃为后天之本, 气血生化 之源, 有胃气则生, 无胃气则死, 解毒凉血药为苦寒 之品, 久服必损伤脾胃, 所以治疗中应时时注意固护 脾胃之气。“清热解毒、凉血活血、健脾化湿”是针对 核心病机的治疗法则病-证-症结合是中医诊疗的特色和精华, 即在 明确疾病基本病机的前提下, 抓住疾病的主要矛盾 和次要矛盾, 将辨病与辨证相结合。 通过辨病把握疾 病的基本病机与变化规律, 全面深刻地认识疾病本 质; 通过辨证分清疾病的证候类别, 审证求因; 通过 辨别疾病表现于外的症候, 抓住疾病的次要矛盾, 随 症施治。 以审证求因、 治病求本为指导思想, 基于本 病的核心病机及诊治经验, 王宪波教授创立了融 “清 热解毒、 凉血活血、 健脾化湿 “为一体的治则治法, 是病-证-症相结合治疗慢加急性肝衰竭诊疗特色的 体现。根据疾病发生、 发展的不同阶段及邪正盛衰的 虚实表现辨证施治, 多法并用。 或以解毒凉血为主, 辅以化湿健脾, 或以扶助正气、 健运脾胃、 培补中焦 为主, 辅以解毒凉血清除余邪 [5] 。 “湿、 热、 毒、 瘀” 贯穿于本病之始末, 热毒为致病之因, 瘀为病理产 物, 两者相互影响以致热毒瘀血胶结。 清热解毒法 能解除热毒炽盛所导致的肝胆损害, 顿挫病势、 阻止 疾病进展; 凉血化瘀则清解血分之热, 改善微循环, 使气血通畅, 脏腑经络得以濡养, 功能得以发挥, 有 利于肝功能的恢复; 《金匮要略· 黄疸病脉证并治》 “一身尽发热而黄, 壮热, 热在里, 当下之” , 明确了 “下法” 在治疗 “黄疸” 中的作用。 治疗中对于湿热 毒邪蕴结、 黄疸加深持续不退者, 辅以通腑泄浊荡涤 肠胃之法引邪外出, 使有毒物质排出体外而邪祛正 复, 从而达到通腑保肝开窍的目的; 健脾利湿则可温 运中州, 扶助正气驱邪外出。 因此, “清热解毒、 凉血 活血、 健脾化湿” 是治疗本病的基本治法。方药配伍及分析辨证属湿热瘀毒证的患者依据其不同的兼症 在解毒凉血健脾方的基础上加用其他药物治疗。 解 毒凉血健脾方以茵陈30g为君药, 栀子15g、 蒲公英 30g、 丹参15g、 牡丹皮15g、 紫草15g为臣药, 佐以生 地黄15g、 黄芩15g、 黄连9g、 升麻15g, 茯苓15g、 白术 15g、 党参15g, 共奏清热解毒、 凉血活血、 健脾化湿 之效。湿热疫毒是HBV ACLF的病因, 湿热交蒸、 瘀热 相搏致肝之体用皆衰, 而内生浊毒之邪又进一步加 重了肝损害。 因此, 及早采用清热解毒、 凉血化瘀之 法能够在疾病早期清除瘀毒之邪, 截断病情进展之 势。 《本草经疏》中记载茵陈能 “治通身发黄, 小便 不利” , 兼以 “除湿散热结” 。 方中以茵陈清热利湿 退黄为君药, 臣药以大苦大寒之黄芩清上焦之火、 黄 连清泻心火, 心火宁则诸经之火自降; 蒲公英既能清 肝经热毒, 又可利湿通淋治疗湿热黄疸; 栀子苦寒 清降, 清热解毒、 泻火除烦、 通利三焦, 与大黄、 茵 陈配伍又能通导阳明之积, 使湿热、 浊毒从大小便 而去。 依据黄疸 “瘀热以行” 及 “黄疸乃邪气所败之 血” 的理论, 方中以牡丹皮、 丹参为对药共奏凉血活 血之效, 牡丹皮入肝经, 清热凉血, 活血散瘀, 丹参 活血祛瘀, 通经止痛, 前者以凉血为主, 后者以活血 为重, 二者相辅相成; 紫草入肝经血分, 凉血活血、 清热解毒, 辅以茵陈清热利湿退黄; 瘀热久羁, 必伤 阴津, 佐以生地黄清热凉血生津, 尤其对热邪极盛 重伤津液者宜加大用量。 腑气不通者, 常用大黄通腑 泄浊, 减轻内毒素血症, 同时预防肝性脑病及阻断内 毒素诱导的继发性肝损伤。 脾虚导致湿热外侵是黄 疸发生的内在基础, 另一方面肝病时肝强脾弱则脾 土受病, 所谓 “见肝之病, 知肝传脾” , 即形成肝郁侮 脾。 方中佐以白术、 茯苓、 山药等健脾利湿、 温运中 州之品使湿邪除, 水谷精微得以布散; 如患者表现为 脾气不足, 则方中配伍炙黄芪、 党参并用柴胡、 升麻 补益中州、 升提中气。 如患者出现水肿、 少尿、 腹水 表现为脾虚水泛之证时, 则补益中气之时加用对药 如泽兰、 泽泻利水消肿。结语“解毒凉血健脾法” 是基于乙型肝炎慢加急性 肝衰竭发生发展过程中 “湿、 热、 毒、 瘀、 虚” 相互胶 结的核心病机而设, 临床应用时当谨守病机, 审症求 因, 先辨别 “湿热、 毒瘀、 脾虚” 先后主次及在病情 发展中的变化, 诸法综合运用但应主次分明, 方能取 得较好的疗效。参 考 文 献[1]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肝衰竭与人工肝学组,中华医学会 肝病学分会重型肝病与人工肝学组.肝衰竭诊治指南.中华 临床感染病杂志,2012,8:321-27[2] 王宪波,李斌,刘慧敏.解毒凉血、健脾化湿法治疗乙型肝炎 慢加急性肝功能衰竭体会.中医杂志,2012,53:1772-1776[3] 刘慧敏,王宪波,高方媛,等.解毒凉血方加减治疗乙型肝炎慢 加急性肝衰竭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4,34:412-417[4] 刘慧敏,王宪波,等.解毒凉血方联合西药治疗乙型肝炎慢加急 性肝衰竭患者64例临床观察.中医杂志,2013,654:1829-1833[5] 高方媛,王宪波.论健脾和胃法在慢加急性肝衰竭治疗中的 作用.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1184-1186 刘慧敏; 高方媛; 于浩; 孟培培; 江宇泳; 王宪波;

病因病机

肝炎的基本病因病机为肝的阴阳失调。肝脏体阴而用阳,以阴为体,以阳为用。病态时多为阳常有余,阴常不足。肝炎患者肝的阳盛表现为肝脏气郁气盛,由于气郁而化火(热),气盛而导致肝气本身的郁结。肝气横逆犯脾,可致脾失健运而生湿浊,亦可致损而见脾胃气虚。气郁过久可致血瘀形成,进而可演化为瘀结热生或者瘀阻血溢。

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一旦外感时邪,郁而不能外达,则久而化热;或饮食不节,脾胃受伤,运化失常,湿浊内生。湿热熏蒸于肝胆,胆热则胆汁外溢,淫于肌肤,发为黄疸。其病有湿热发黄、火逆发黄、瘀血发黄之分;亦有湿热交蒸、阳明热盛、膀胱为邪热所扰发黄;或热重于湿、湿重于热;亦有久病迁延,或大病之后脾阳不振,运化失权,湿邪从寒化为“阴黄”之说。总之,以临床所见湿热实邪闭郁脾胃气机,邪热伤血,瘀结血分,肝胆失其疏泄,三焦气化受阻,血不得行,胆汁外溢而致“阳黄”者居多。

小儿肝炎,胁脘疼痛非为少见。胁部为肝胆脏腑所居,肝经所布。故凡胁痛,皆为肝胆受病。其中肝胆火热、肝气郁结、肝阴虚损、肝血瘀阻、肝血不足,均可造成胁痛;而肝气郁结日久伤及血络,血瘀遂成,气滞血瘀互为恶性因果,气血凝积,则成痞块。

立法用药

根据仲景治疗黄疸的观点,笔者认为,湿热闭郁脾胃气机,邪热郁结血分,导致湿热发黄者多,故发黄与邪热伤血直接有关。虽有脾胃气虚为本,但邪实致病造成湿热内蕴、气滞血瘀发黄为标则更为主要。邪不去则正不复,故笔者常采用清热利湿解毒、调气活血化瘀之药以退黄。

基本方药组成:青黛5克,紫草12克,贯众10克,寒水石10克,焦山楂10克,乳香6克,茜草10克,木瓜10克,绿茶10克。此方有清热解毒,活血行瘀,运湿退黄,调和气血,消积止痛之功用,用治小儿黄疸性肝炎、非黄疸性肝炎及乙型肝炎等。在近20年中,笔者应用本方加减治疗200余例肝炎患儿,其中包括黄疽型肝炎、无黄疸型肝炎,发现本方对退黄、降转氨酶、降浊降絮均有良好的疗效。一般黄疸型及无黄疸型肝炎服药1个月后,肝功能可恢复正常。乙型肝炎约需服药2~3个月,可促使部分患儿乙型肝炎表面抗原转阴。

方中紫草、乳香、焦山楂入血分,凉血活血化瘀,主以清血分瘀热;血中瘀热得清,脾胃气机得畅,则湿热之邪得除。紫草味甘、咸,性寒,专入血分,功擅凉血解毒,血热瘀结,则可活血化瘀,《本草经书》中称本品有“补中益气”的作用。焦山楂消食积,散瘀滞,善入血分,功能化瘀开郁行结,其性平和,化瘀血而不伤新血,开郁气而不伤正气。乳香行气活血而不伤血,气血互相通和,故亦有生血之功,血行畅通,瘀结祛除,解除阻塞,疏通胆道,为除黄疸、缩肝大之主药。青黛、寒水石清热解毒,且有利湿退黄之功,配以贯众则湿热毒邪易除;加木瓜则寒咸之品中佐以酸温以和胃化湿。绿茶微苦、凉,主治肝胆湿热,利水退黄,对降转氨酶有卓效。全方以活血化瘀为主,辅以清热解毒,正符合《素问·至真要大论》“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胜,疏其气血,令其调达,而致和平”之义。

本文由澳门新濠登录网址发布于预防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利尿凉血解热法诊疗乙型结石性胆囊炎慢加慢性

关键词: